移动版

法院'悬赏令'发酵!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再跌停 回应:系建行债务纠纷,实控人未失联

发布时间:2019-12-24 09:27    来源媒体:金融界

金融界网站讯 12月24日,上市公司长城影视(002071)、长城动漫开盘再度一字跌停。

近日有媒体报道,“长城系”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遭遇法院“悬赏”,公告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悬赏金额高达1307.69万元。按照10%的悬赏比例,执行金额达1.3亿元。

长城影视相关人士对金融界表示,上公司实控人并未失联或者被采取司法强制措施,此次“悬赏”与今年6月份已经公告的与建行西湖支行的债务纠纷有关,并非新增债务。

实控人突遭“悬赏”

天眼查信息显示,赵锐勇是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简称“长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赵非凡是他儿子。长城集团掌握有4家上市公司,赵家父子是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以及港股长城一带一路的实控人,构成资本市场上的“长城系”。

据报道,从上周末开始在部分社交媒体当中出现了关于上述二人的“悬赏”,金融界向业内人士了解到,实际为“公开发布悬赏信息征集知情人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是今年杭州法院开始尝试的一种新的执行手段,通过类似广告曝光的形式将悬赏公告精准定向投送至失信被执行人的周边人群,而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追逃悬赏”。

长城影视证券部相关人士对金融界表示,上市公司目前正在通过律师和法院沟通了解相关情况,公司实控人并未失联或者被采取司法强制措施,此次“悬赏”与今年6月份已经公告的与建行西湖支行的债务纠纷有关,并非新增债务。

今年6月29日长城影视公告显示,其收到杭州仲裁委员会出具的《裁决书》,长城影视及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为全资子公司东阳影视与建行西湖支行开展资产收益权理财产品融资事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需支付各类欠款合计超过1.3亿元。

前述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该案处于执行阶段,案件也并不是针对实控人个人,上市公司现在现金流紧张确实难以偿还欠款。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赵锐勇共有三条被执行人信息,分别是今年6到9月期间由绍兴中院、杭州中院和杭州西湖区法院发出;赵非凡则有两条被执行人信息,分别是今年7月和9月由杭州中院发出。

有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上市公司实控人遭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案例较多,因此“被悬赏”引发市场波动并不意外。同时近期文化板块普涨,短线资金遇到利空肯定望风而逃。其实也给投资者提了一个“提醒”,“长城系”实控人有遭监管处罚的记录,是否会后续发酵并不确定,应谨慎对待此类股票。

“长城系”的发迹之路

“长城系”在资本市场上的崛起可谓神速。

资料显示,赵锐勇1972年在诸暨农村务农,1976年在诸暨城关镇属企业工作,1980年任诸暨广播站记者。业余从事文学创作,著有长、中、短篇小说、电影、电视连续剧等二百余万字。曾任诸暨电视台台长、《东海》杂志社主编等职务。后创办长城影视,以拍摄主旋律作品为主。

而关于赵非凡的资料极少,其为赵锐勇的儿子,同样来自浙江诸暨,1983年生人仅有高中文化。

2012年长城影视申请IPO未果后,2013年8月赵锐勇迅速将目标转向“借壳”江苏宏宝,并于2014年成功运作上市。将公司原有业务“五金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剥离后变为“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广告营销及实景娱乐”,同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成了赵锐勇、赵非凡父子。

在2014年初涉资本市场后,“赵氏父子”仅用三年时间便相继拿下3家A股上市公司和1家港股上市公司。2014年运作长城影视“借壳”后,同年又以3亿元对价从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手中“接盘”并更名为长城动漫;此后又通过受让股权、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经过3年股权争夺于2016年将“杭州第一股”天目药业收入囊中。

深陷困局前路难寻

资本市场从来没有“奇迹”。

在资本的推动下“长城系”起家于“并购扩张”,而在2018年的“资本寒冬”中“长城系”也似乎脆弱的不堪一击。

2018年,“长城系”旗下三家A股公司全面陷入亏损,合计亏损8.72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三家公司仍合计亏损仍然达7886.77万元。

今年11月9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等连续公告,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随着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深陷危局,“长城系”上市公司频频遭交易所关注,接连曝出业绩变脸、违规担保、部分银行银行冻结等问题。

若非近期文创板块整体走势较好带动长城影视反弹,实控人质押早已陷入平仓危机。不过考虑到长城集团及其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所持有的天目药业、长城影视、长城动漫股权已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在危机实质性解决前质押风险已经不是最紧要的。

面对这种情况,长城集团多次表示,正积极与战略投资人洽谈推进股权合作,引进战略投资,保证公司稳定经营。事实上从2018年底至今,长城集团先后曾公告计划引入青岛全球财富、之江新实业、永新华、科诺森等多个资金方“驰援”,却至今均没有下文。

“悬赏”或只是令市场虚惊一场,但“长城系”的困局待解。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