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引入新投资者 长城影视能否触底反弹

发布时间:2019-12-26 00:04    来源媒体:金融界

刚刚被法院公开发布悬赏令并征集财产线索的长城影视(002071),12月25日发布了一条控股股东拟进行股权合作的公告,称拟引入陕西中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中投”)、安徽老凤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凤皇”)两家公司,化解自身的资金压力。曾因推出《大明王朝》《隋唐英雄传》等影视作品而受到关注的长城影视,今年以来却因业绩下滑、涉及借款纠纷、子公司股权及银行账户被冻结等一系列问题而处于聚光灯下。那么,此次的股权合作又能否让长城影视从困局中脱身呢?

拟再增资扩股

据公告显示,长城影视接到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通知,长城集团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陕西中投、老凤皇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长城集团拟引入陕西中投、老凤皇开展股权合作,各方将通过股权合作,整合各自优质资源,共同推进长城集团债务重组等事项的工作,建立各方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合作关系。

而根据合作协议显示,此次陕西中投、老凤皇拟不低于20亿元实物资产对长城集团进行增资扩股,同时将出资不低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后续债务重整优化,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战略合作。

这已不是长城影视控股股东第一次欲引进其他公司展开股权合作。今年6月,长城影视曾发布公告称,长城集团及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上海桓苹医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桓苹医科”)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开展股权合作。其中,桓苹医科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并与长城集团、赵锐勇和赵非凡合作,具体内容在桓苹医科尽调完成后再另行签署最终合作协议。在完成对长城集团的尽职调查后,桓苹医科将就化解长城集团的债务危机、后续发展等与对方协商并签署最终合作协议。

半年时间内,接连两次引入其他公司进行增资扩股,且每一次均提到“债务”“危机”等相关描述,不禁令人们联想到长城影视及其控股股东当下所处的困局。

陷经营泥潭

近一周内,部分人的微信朋友圈收到这样一条消息:“法院发布老赖名单啦,助力法院,打击拒执,举报并提供长城影视财产线索,赢取千万悬赏金。”据悉,这正是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悬赏令,且悬赏额最高可达1307.69万元。而该悬赏令与今年6月长城影视收到杭州仲裁委员会出具《裁决书》,长城影视及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为全资子公司东阳影视与建行西湖支行开展资产收益权理财产品融资事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需支付各类欠款合计超过1.3亿元有关。

然而,这并非是长城影视所涉及的所有债务。据11月30日长城影视发布的关于部分债务到期未清偿的进展公告显示,部分债权人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长城影视及其子公司立即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等,涉及诉讼的逾期债务合计达到4.21亿元,到期未清偿利息则合计为1153.37万元。

与此同时,长城影视自上市后接连“买买买”、收购事项达到约30笔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苦果。其中,长城影视收购的两家广告公司上海胜盟和浙江光线在业绩承诺期后,两家公司的广告业务发展不佳,此外,长城影视此前并购的旅行社也一度出现业绩滑坡的情况,不仅造成商誉减值,也导致长城影视的业绩大幅下滑。2018年,长城影视全年亏损4.14亿元,而在2019年,长城影视仍未摆脱亏损的阴云,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4144万元。除此以外,长城影视还面临着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子公司股权被冻结等问题,这与曾推出《红日》《武则天秘史》《太平公主秘史》《隋唐英雄传》等影视作品的发展时期形成反差。

为进一步了解长城影视当下的经营现状,以及此次股权合作的具体计划,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长城影视董秘办公室,但电话均未被接听。在投资分析师许杉看来,长城影视当下的局面与该公司此前的频繁收购有关,且部分交易采用了使用自有资金的方式,再加上收购标的后期业绩不佳,也未与公司原有的影视业务产生良好的协同,导致公司出现较大的资金压力。

前景阴云未散

对于此次增资控股,长城影视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长城影视方面在公告中指出,本次长城集团与陕西中投、老凤皇的股权合作,有助于长城集团引入优质的外部资源及资金,共同化解长城集团及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各方将优势互补,共同发力,打造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合作关系。如果各方签署最终股权合作协议,将有利于缓解公司目前的资金压力,改善公司财务状况,充实公司的现金流,实现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若能够获得相关公司的资源及资金支持,对于缓解资金压力能够带来一定帮助,但长城影视若要重新走上正常的发展道路,并非只是资金,还需持续推出优质的影视作品以稳定自身的市场竞争力。”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如是说。

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增资控股的两家公司陕西中投和老凤皇,前者主营业务为受托资产管理,并以林业康养产业为依托,后者则以矿产资源的投资及运营,贵金属工艺品、珠宝首饰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为主营业务,与影视行业的关联度相对较低。

此外,据长城影视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影视业务所实现的收入仅为2050.01万元,在主营收入占比不足一成,仅为8.49%,而具体到作品内容层面,该公司则表示,影视业务的收入来源主要为《浴血红颜》《家国恩仇记》《大西北剿匪记》《大玉儿传奇》《太平公主秘史》《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母爱如山》《旗袍旗袍》《隋唐英雄传》等的发行收入。但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以上均为前几年推出的作品,并未有今年新推的影视剧。

在许杉看来,影视公司若要拥有持续的市场竞争力,需要具备推出优质新作的能力,假若长城影视的债务、诉讼、股权被冻结等问题相继解决,亟待解决的便是创作出受市场认可的新作品,从而提升市场竞争力及品牌形象。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